「南京毒酒案」:為將日寇和漢奸一網打盡,軍統南京區決定投毒

2018-10-15

日本自1873年與中國建交後至1935年,一直以上海為對華外交基地,前後43位公使均常駐上海。1935年5月17日,日本將設在鼓樓的公使館升格為大使館,但此後4位大使仍常駐上海,南京事務由總領事負責。「七·七事變」後,日本大使館關閉。1937年12月南京淪陷後,日本將位於中正街(現白下路)的總領事館遷至大使館舊址,後於汪偽「國民政府」成立後恢復「大使館」,但不為中國政府承認。如此複雜的變化,使得有關「毒酒案」的報導中常將日本總領事館與大使館混淆,在此特予厘清。

「南京毒酒案」又名「金陵毒酒案」。抗日戰爭時期,為打擊佔領南京的侵華日軍,1939年6月10日,在國民黨軍統局的策劃下,組成由尚振聲任組長、錢新民任指揮的行動小組,在日本駐南京總領事館工作的詹長麟負責具體實施酒內投毒,其兄詹長炳予以配合,結果「日偽官員招待日外務次官清水留三郎宴會之日領署官員兩人,因中毒過深,未及救治,因以斃命」。

日本總領館裡的「老實人」

詹長麟,1913年出生,家境貧寒,15歲時參加了蔣介石的「御林軍」—國府警衛師(後擴編為國府警衛軍)。由於年紀小且聰明伶俐,黃埔一期生、國府警衛師師長俞濟時把詹長麟留在身邊當勤務兵。

1932年1月28日,日本人在上海挑起戰端,「一·二八」松滬抗戰爆發。俞濟時調任八十八師的師長,率部參戰。詹長麟作為國民黨軍嫡系部隊的一分子,經受了戰爭殘酷的洗禮。「一·二八」事變之後,因母親生病,詹長麟向團長黃永淮請假回家探母,後來為了幫家裡的忙,年輕的他沒有再返部隊。

1934年,軍統特工王高科介紹21歲的詹長麟進入日本駐南京總領館當僕人。詹長麟原本不想為日本人服務,但因生活所迫,不得不去——日本人給出的薪金很高,一個月14塊銀元。當時,詹長麟家住黃泥崗附近的薛家巷14號,離日本總領館不遠。王高科帶詹長麟去見了掌管日本總領館雜務的宮下書記官,宮下又帶他去見了日本總領事須磨彌吉郎。須磨覺得他很好,當即錄用。

這無疑是軍統有意安排的—嚴格說來,那時的軍統還叫「復興社」。全面抗戰爆發後,蔣介石才將其嫡系特務組織之一的復興社升格為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簡稱軍統局。

詹長麟到後來才知道,這場招錄條件其實很高。為了防止中國間諜混進來,日本總領館招人有四項條件:

第一,不會說日語,不認識日文(防止做間諜);第二,有至親在南京(等於人質在手);第三,誠實老實,手腳勤快;第四,相貌端正。詹長麟之所以輕易通過日本人的面試,他自認是因為年紀小、看起來老實。但日本人萬萬沒有想到,他們新錄用的這名僕人,實際上是一個有六七年軍齡的抗戰老兵。

據詹長麟生前回憶,他到使館才「幹了十天半個月」,就有人到家中找他。一場秘密交談結束後,詹長麟已被軍統組織發展為軍統南京區的65號情報員,化名袁露。每個月除了從日本總領館領取14塊銀元外,軍統還給10塊銀元的工資。詹家的日子頓時變得寬裕起來。軍統利用各種閒雜時間對詹長麟進行了培訓,教他怎麼偷拆信件,如何交接情報,如何用明礬寫密信等。

蔣介石與軍統老大戴笠

在日本人看來,「老實人」詹長麟兢兢業業,辦事妥帖,勤快得很,遂讓他把自己的哥哥詹長炳介紹到日本總領館工作—順理成章地,軍統把詹長炳也發展為潛伏特工。

實際上,實施南京毒酒案之前,詹長麟已經立下了大功。這個大功,讓他的頂頭上司趙世瑞一躍而成為少將。這就是民國歷史上有名的藏本事件。

藏本事件是日本人在1934年6月製造的、企圖以「日本總領館副領事失蹤」為由向國民政府施加壓力的重大外交事件。藏本全名藏本英明,朝鮮人,時任日本總領館副領事。日本總領事須磨指令其偷偷地潛入紫金山自殺,以便誣稱「中國特工綁架並殺害日本外交人員」,進行戰爭訛詐。可惜,有妻有兒的藏本英明偷偷在紫金山上找了個山洞了躲起來。

詹長麟知道藏本藏身的大致地點。6月6日晚上11點,藏本從須磨辦公室裡出來,命詹長麟去找總領館司機,說自己外出有事。詹長麟一直把藏本送上車,看著他往北極閣的方向去了。

第二天,日本人就宣稱副領事失蹤了。詹長麟趕緊把藏本的去向彙報給趙世瑞。趙世瑞帶著大批警察找了三天三夜,正趕上餓得不行了的藏本出洞,用金戒指跟老百姓換吃的。人找到了,日本人沒話說了。須磨去外交部領人時,尷尬地解釋說,藏本這個人神經有些問題。

打掃衛生獲悉日偽政要聚會

全面抗戰開始後,日本總領館人員撤退。日本人非常信任詹氏兄弟,給他們留下一個「日本領事館使用人」的白色袖章,讓他們看管日本領事館,保護日本領事館財產。南京大屠殺期間,詹長麟一家先後住在鼓樓二條巷和廣州路,國際難民營也大致設在這裡,詹長麟由此目睹了日軍的諸多暴行。住在廣州路時,日本兵闖入他家,想[強.姦]他的妻子,看到「日本領事館使用人」的袖章,才沒有下手。剛好有個婦女出來倒水,日本兵看到了想就地[強.姦],婦女堅決不從,日本兵把她刺殺後揚長而去。詹長炳的膽子很大,騎著日本總領館配的自行車,戴著白袖章,四處查看,統計日本人的戰爭罪行,彙報給上級。

日本人佔領南京兩個月後,日本總領館的工作人員又以勝利者的姿態回到了南京。日本人組織了以安福政客、大漢奸梁鴻志為首的「維新政府」。日本總領館照常辦公以後,詹氏兄弟也回到了總領館工作。

1939年6月初,詹長麟在書記官船山的房間裡打掃衛生,無意間看到了一封信件。他當即照抄下來,彙報給上級,翻譯後發現,此信提供了一個重大情報。

信中顯示,6月10日晚間,日本總領事崛公一將在總領館宴請前來視察的日本外務省清水留三郎次長及其隨員三重。崛公一打算請大批在華的日本軍官以及偽「維新政府」的頭面人物作為陪客。6月8日,詹長麟搞到了客人名單,他嚇了一跳,這份名單幾乎囊括了所有當時日本駐南京的「華中派遣軍」的首腦及所有偽「維新政府」的頭面人物。名單如下:

日媒報導維新政府粉墨登場

日方有「華中派遣軍」司令官山田己三中將、參謀長吉本貞一少將、副參謀長鈴木宗作少將、軍報導部長谷荻那華雄大佐、特務機關本部部長兼偽「維新政府」的最高顧問原田熊吉少將,以及谷田大佐、高僑大佐、公平中佐、岩松中佐、三國大佐、島本少將、三浦大佐、澤田海軍大佐、田中中佐和秋山大佐等;偽「維新政府」方面的有偽行政院院長梁鴻志、立法院長溫宗堯、綏靖部部長任援道、內政部部長陳群、交通部部長江洪傑、司法部長胡礽泰、教育部部長顧澄、外交部部長廉隅、則一政部次長嚴家熾、實業部部長王子惠、南京市市長高冠吾等。總領事崛公一和領事內田及兩名副領事等4人為東道主。

軍統南京區決定投毒,將這些日寇和漢奸一網打盡。

相關閱讀

喜歡就加line好友!!!

添加好友

點擊關閉提示